您的位置:首页  »  【跟两个小骚货玩激情】
【跟两个小骚货玩激情】
  虽说这是几年前的事了,但因事态的发展非常具有戏剧性,所以我记忆犹心……那年夏天晚上和朋友去KTV,我认识了一位服务员,她是那种挺漂亮的那种女孩,双眼皮大眼睛,小鼻小口,短发个子不高,但身材很好,我们彼此留下了电话,尽管她不是“鸡”,但我从她的眼神中知道这个小妞很快将会被我“办掉”。

  果然,两天后我就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说她休息并希望我请她吃饭,就这样我们当晚就上床了。她告诉她23岁,名叫芳,是安徽来京打工的,在老家的男友分手了,希望我可以做她的朋友并照顾她,我可没有这种兴趣!本以为事情发展到这儿就可以划上句号了,可万万没有想到~~~~~~~~大概过了半个月的一天晚上。当时下着特大的雨,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我独自在家看着影碟,困意正浓,机响了,是芳!她告诉我她和一个朋友逛街,没想到会下这么大的雨,希望可以来我处寄宿一晚,问我方便吗?那还用说,如此美味多吃几遍也无妨呀。结果我迎进门的是两个人,芳告诉我同来的是她在比较最要好的姐们。此女北京人,23岁,很高有1。70米,相貌一般,属于那种比较骨感的人,可能是从事服务行业的原因吧,服饰很潮流,但此时都成了“落汤鸡”。她们倒是不客气,就象到了自己家,洗了澡并双双换了我的文化衫和短裤,这倒是让我有些不自然了,心想:这可怎么个睡法呀?本以为只有芳一个人,而且我是一居室,只有一张床,该不会让我以一对二吧?我转念觉得不太可能!还是静观其变,看看她们的意思吧。聊天,看影碟,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凌晨两点了,芳说困了要睡觉,我让她安排如何睡法,结果我睡到了床的外侧,她在中间,她的朋友在最里面。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熄灯后,她俩在床上是又打又闹,这样也好,省得尴尬。一会芳就要求我和她换位置,说受不了了,想睡觉。我就睡到了她俩的中间,她们居然隔着我还打闹,我们的身体相互地接触着,令我的下面也有了反映。终于归于平静了,芳搂住我并偎我的怀中,我们亲吻着,我的心里很是别扭:我是干柴她是烈火,但旁边还有一个人该如何燃烧呀,真是不知所措。此刻的芳情欲高涨,不停地挑逗着我,她将我的睡衣解开,用小嘴亲我的小乳头,真是好不舒服,我感觉自己的喘息声都粗了,手也情不自禁地摸向了芳的屁股。逐渐她的吻开始下移,一点一点的来到我的腹部,挑逗极了,然后她开始拽我的短裤,但没有拽动,我下意识地借着昏暗的光线去看她的朋友,只见她面对着我们侧卧着,眼睛闭着呢,我知道她肯定没有睡着!

  此时我也不管她真睡还是假睡了,爱看不看吧,因为我底下的“小脑袋”已经开始支配我的大脑了,顺势我抬起腰,配合着芳将我的短裤除去,芳用小手轻柔地握住我的阴茎,慢慢地上下套弄,并用舌头舔我的龟头,上次我和她打炮她没有给我口交,我也没有要求,这次芳居然这么主动:柔软的舌头不停地刺激我的龟头,再加上旁边还有另一个女人,那种兴奋的感觉别提有多爽了,我的阴茎此时比平时要硬许多,要粗许多,好想马上插进她的肉穴里。芳开始吞食我的阴茎了,一上一下的,还用舌尖在我的龟头上画圈,芳的嘴里很热很软,可能是她嘴小的原因吧,并不能将我的阴茎完全含入口中,但技术很好,始终没有被她牙齿碰到的感觉,这种若有若无的快感令我难以释怀…… copyright dedecms我翻过身开始挑逗她了,一手揉着她的乳房,一嘴含住另一个乳头,这对乳房大小适中,很饱满很结实,一摸就知道她的年轻。芳的阴毛比较少,符合我的口味,我觉得女人阴毛太多了一点都不性感,既无型又看上去不卫生、恶心!芳的阴蒂很大很高耸,上次和她上床就觉得很奇妙,小小姑娘阴蒂居然如此之大,手感非常的夸张。我的手摸索到塔的肉缝中,那里已经汪洋一片了,手指很顺利就插进了她的阴道中,很滑很窄,我用拇指与食指捏住芳挺起的阴蒂,不住地挤压,还像自慰似的来回掳它,芳的呻吟声也开始起了,声音很大,足以使整个房间都听得一清二楚,我分析她可能想在她朋友面前和我作爱!既然她不在乎,我就无所谓了,反正我也没有在有旁人的情况下搞过,正好,机会难得不妨体验一下。芳被我逗得好象已经快不行了,主动地除去衣服,期待我带给她的性爱,我还是不停地挑逗她,因为上一次她的小紧穴令我短短几分钟就射了,还是第二炮才让她高潮的,所以这一次一定要把前戏做好,以免当着别人的面现眼……就在这时,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她的朋友的手摸到了我的背上,并滑向我的屁股,她竟然背着芳偷偷地摸我,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我没有做出任何反映,她的朋友居然从我后面握住了我的睾丸并将身体紧紧贴在了我的背上,我心狂跳!真是前有狼后有虎!万一芳知道了她的朋友这样对我,要是生气了今晚岂不是鸡飞蛋打了,我真是又紧张又刺激,阴茎又一次膨胀到了极限。芳开始拉我的阴茎了,我知道她已经渴望得不能支持了,我才翻身上去,采用了传统的“中国大扒式”,手握阴茎对准了蜜穴用力地插了进去,芳使劲地搂住我不停到淫叫,我的阴茎也是时尔深入时尔浅出,当将整根阴茎插进去时能明显感觉到芳那大而挺的阴蒂抵住我的阴毛位置,可能也就有四五分钟的光景,芳高潮了,一股股阴精射到我的龟头上,很热很热的,伴随着芳的浪叫声,我疯狂到冲刺着,每一次的深入都能触及她的子宫口,那种感觉就像是阴道的尽头有一块脆骨一般,一碰到它,它还可以动……芳还在淫叫着,而且带出了哭腔,这更加刺激我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借着漆黑的夜,一边操着芳,一边把手伸到了她朋友的上衣里,揉摸着另一个身体上的乳房,扁扁的,软软的,乳头挺立,手感美妙得很!芳似乎并没有留意我的举动,我更加胆大了,更确切地说是我那蓄势待发精液的怂恿下,我的一只手垫在芳的屁股下,摸着她早已被淫水灌溉的后花园,而另一只手伸进了她朋友的阴部,摸着另一个淫水泛滥的嫩穴,那种刺激用语言是无法形容的……我实在是憋不住了,狠狠地将浓稠的精液灌入了芳的蜜穴中,同时我放在芳臀下的手指也蘸着她的淫液插入了她的屁眼里;而另一只手的手指也插如了她朋友的淫穴中,阴茎与双手同时插入了不同的肉眼中,做着同样的活塞运动,当时真是希望男人多长两根阴茎就好了!我在芳屁眼里的手指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阴茎的运动,非常刺激的,而插在另一个肉穴中的手指体验着另一种湿滑与温度还有渴望!我就是这样射精的,而且射得很多,在过滤掉两个妞的叫床声外,我也听到了自己叫声……可能是我头一次面对如此激情的场面,我的阴茎在射完精后居然没有软,我当时近乎疯狂了,不顾一切的骑到了她朋友的身上,粗野地除去了她的短裤,将又粗又硬的阴茎插入了她的骚穴中,体验着另一个淫穴带给我的快乐。外面的雨仍在下着;我的阴茎仍在抽插着;我的双手不停地蹂躏着身下软软的双乳;芳翻了个身,背对着我们,可能是累了、困了,但我知道她明白我和她的朋友在干什么。我们继续作爱着,她也开始肆无忌惮地叫了起来,她的肉穴被我干得淫水越来越多,又松又滑,我感觉到非常的舒服,每插一下都拌有“噗滋” “噗滋”的声音,悦耳极了。可能是刚刚射过精的原因吧,我都狂干了十几分钟了仍然没有要射的欲望,我们换了姿势,采用了后进式,这样更具有征服感,而且插得更深,我使劲握住她的屁股拼命的冲撞着她,估计当时的速度是每秒钟三、四下的样子,我的汗水顺着头发流下来,甚至滴到我的眼睛里,就这样我仍然疯狂地操着她,她的浪叫声也是一浪高过一浪,最终又经过了几分钟我将她征服了:她“啊”的一声大叫后,瘫扒在了床上,没有了声音~~~~~~~~~~清晨,她俩谁也没有理睬谁,洗漱一翻就走了,就连“再见”都没有说一声,另我很是尴尬。我想她们的关系是到此为止了,呵呵,都是性欲惹的祸,不过我真是希望能有第二次这样的机会。那一整天我都在想:是不是自己做得太过分了?

  半个月后,我去东四商业街买鞋子,就这么巧!我无意中看到了芳和那晚的朋友在手挽手的逛街。我明白了——这世上最毒莫过妇人心,原来这两个妞那晚把我给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