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痴汉电车【作者胡作非】
痴汉电车【作者胡作非】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一)痴汉电车 
   
  那时大学二年级,我和女友去日本,带队的那傢伙阿肯很色,老是盯著我女友,可能她比较漂亮。女友在老家很保守,去了旅行倒是很看得开,穿戴都很性感,露脐、露肩都穿。有一晚去disco玩时,和那阿肯跳得很癲,宽鬆的吊带裙子把乳沟都露给阿肯看,不过她好像玩得很高兴。所以说女人真善变。不过我不是想说这个。行程最后一晚在东京,阿肯向我们发住房门匙时问我们有谁还要去新宿区一尝日本夜生活,说是去甚麼嘰嘰咕咕,用日文说,我不懂听。来日本前倒是有朋友告诉我说日本有脱衣秀可看。团友裡有一对三十几岁的夫妻叫jack和阿怡,听了很兴奋。阿怡对我们说:「没试过要见识一下。」他们以前来过时也试过,这次还要去,今晚穿上漂亮些。我想来很难得来日本一趟,真的要见识一下。不过见识费用真高,女的要9千日元,男的要1万7千日元。真是太贵了,结果去的人只有我和女友、jack两夫妇、还有另外两对不知道是夫妻还是男女朋友不太熟。 
   
  阿肯带领坐taxi去新宿区,他事前告诉我们那裡有黑社会,别乱来得罪他们不好玩,裡面不能拍照。来到一个灯火通明的横巷,买票钻进一个地牢。阿肯本来是领队不想进,后来不知道為甚麼看看我女友,也就买票进场,他是带领,有半价优惠。那场在地牢,有两个墨镜黑衣大汉守门口,我有点担心,立即守规举排队进场。一进场,有个日本人嘰嘰咕咕挥手叫我们上车。我很奇怪还要坐车。车上好像挤满人,我还想说不如等下班车,那日本人不知所谓地把我和女友推上车,后面阿jack夫妇也被推上来,然后阿肯,还有其他人,后来其餘4个团友也要挤上来。上车之后,我和女友被另外日本人拉来拉去,还要挤到车尾。我女友那晚穿短T恤露腰的,和短裙子,给这样一挤都有点狼狈,我几次见她圆大的乳房部位压在陌生男人身上,有些醋意,不过我自己也很狼狈,没空理她。我们一直挤到靠近车尾部份才停下来,我才发现这车真有问题,坐位裡全是假人,应该是塑料,放在商店厨窗那种。而我们真人却要站著。我没想那麼多,因為一阵香水气味传来,我身边是个日本妞,这时我才惊觉我和她靠得太近,整个下身压在她圆圆屁股上,我还装很正经想要缩后,才发现后面也有个女人胸脯贴在我肩上。 
   
  我还是假正经,但车子开始晃动地来,我裤子裡的鸡巴勃起来,在她屁股上擦来擦去,她回头盯我一下,我看她还漂亮,但没有恼我,还故意随著车子晃动摇著屁股。我开始知道这玩意是甚麼,那车子也不是真车子,窗外的夜景是贴上去的不会动,而这些日本少女是特别安排来这裡挤来挤去的。我还在陶醉,忘了女友被挤开,离我两个人之远,她突然叫了一声,我才注意她身后的鬍子男人像我的动作一样,在挤她的屁股,这时其他的女人也开始有点骚动。这可能是今晚我们的节目吧。我以為女友不能接受,看她的脸,倒是笑嘻嘻的没有慍怒。她向我这裡挤来,胸部贴在我手臂上,但后面那男人跟著她来,继续用下体挤她的屁股,我被这三个女人夹著很高兴,看到那陌生男人挤女友的屁股,初时有点醋意,后来倒很兴奋,还故意把女友挤向他。女友也故意推我的手,使我手肘撞到那日本美媚的胸部,感觉挺柔软的。 
   
  这时我女友又叫了一声,我向她身后一看,干他娘的!原来那男人不仅是用下体去摩擦我女友的丰臀,这一次还用手去摸,手掌还从她两股间压下去,虽然隔著裙,但这样公然无礼真是第一次见。不过我也没出声阻止,想想自己也可以这样做,於是偷偷伸出手掌去摸我身后那少女的大腿,好滑呢,真是爽死,这种又刺激又兴奋的感觉,难怪很多男人喜欢毛手毛脚。突然车裡灯熄了,黑冬冬的,甚麼都看不见,身前身后很多人挤来挤去,我只能随浪漂流,还有不少女人叫过一两声,可能我女友也叫过,我分不清声音是谁。我也趁机抓向我身边女人的乳房,她也叫了一声,真他妈的挺过癮咧。突然车灯又亮了,比刚才好像暗了一些。我有点不好意思缩回手,见到原来那女人是团友阿怡,幸好没给她老公jack看见。我正想缩手,阿怡稍声说:「已经交钱来这裡玩,何必那麼拘束?」但我还是不是很大胆,只是稍稍用手去摸她的屁股,很有弹性,真爽!阿怡又叫我看她老公,原来离我不远,我看见他正挤著我们一个女团友,手掌都按在她的大胸脯上。 
   
  我看了明白自己应该做甚麼,大起胆来,把手伸进阿怡衣裡,隔著乳罩摸弄她的奶子,她还假装很无辜的样子,想躲开我,我的手指就探入乳罩杯裡,哈!被我摸到那已经挺起小乳头。我在想,如果现实中每天都能这样坐车,就简直神仙也不当了。我女友这次相隔我较远,我看不清楚她到底有甚麼遭遇,只见她无手扶著扶手,整个人快要软了下去,她后面的是个西洋旅客,很集中精神在她身上,她的短裙被拉到几乎及腰,我看不清楚,但可以想像得到那洋鬼可能从她裙底在弄她的私处吧!真是岂有此理!我发起醋劲,也把手从腰间伸入阿怡的裙裡和内裤裡,手指摸到她的阴毛,算是心理上报了仇。不知何时,领队阿肯挤到我们这裡,他的猎物是刚才被jack摸乳的那个女团友。他看到我,兴奋地从手裡拿出三个乳罩,说:「这三个都是我们团友的,其中一个是你女友呢!」果然我看到一个熟悉浅蓝花边乳罩,真是他妈的淫贱!拿了人家的乳罩还要到处宣传!